丘山

青江雷狮P

我是不是不是写安雷的料啊……
突然卡文。
雷狮这样锋芒毕露的人果然(对我而言)很难写。
窗这篇可能要卡一会儿了,前面回避雷狮的场合结果最后这里大放光彩的部分就更不知道怎么写得帅气一点。
可能下一个坑开凹凸神奇宝贝的联动或者是石青吧…嗯,主要就是想说一下窗卡了,所以不打tag了。

石切丸对话五十题

其实真的不是很懂石切丸在想什么。
微量石青注意。有审神者出没。
和青江一起被打爆。
好像更加我流了。

1.杀人前会说的话
会为您祈祷的。
2.洗澡时候被偷窥说的话
这样做可不是乖孩子的行为啊。
3.睡醒时发现身旁多了一人
和我睡觉的话也不会受到特别加持的哦?
4.食物不合胃口
非常迅速的全部吃完,之后还是会说一句多谢款待。
5.打架拿错武器
还是不太习惯战斗呢。
就算这样您拿着御币手合也太过分了。
6.起床找不到衣服
虽然(体型)很大,但是衣服也会不见啊……
您是不是对xxxl有什么误解?
7.装逼成功呛声
哈哈。
8.路上遭遇劫匪
我并没有什么可抢的,如果您需要做神事的话把我抢到家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您应该抢不动吧。
9.欠钱不还
再稍微等我一下好了。
10.被人借钱
不要买太多点心哦?(对方是今剑
11.和好友喝茶谈心
不太像会说话的类型,是很安静的相处。
12.与故人久别重逢
好久不见。
13.做好事被别人问及姓名
我吗?不过是神社的神职者而已。
14.不得已行窃被抓现场
虽然很难为情,但请您相信我是有苦衷的。
15.使唤手下
请把这个拿给我。
16.教育徒弟
哼(鼻音),太大意了!
17.研磨吟诗
佳音来万里,定有远书呈。主,是青江的修行书信。
18.冷窗观雨
没想到我也会有欣赏雨水的一天。
19.高峰攀月
我(大太刀)的话不是很适合野战吧,您确定吗?
20.喝醉了
不是会耍酒疯的类型,应该是就地躺倒。
21.梦中呢喃
Nikkari……
22.半夜屋里进贼
是前来参拜的人吗?啊,原来是梁上君子拜访。这儿除了我可没什么好偷的东西哦?
23.威胁人质
请您不要动了。
24.危急之间被人救
感谢之意难以辞达。
25.欺骗好友
小狐,你的头发乱了哦。
被特意跑到卧室那里照镜子的小狐打爆。
26.感到孤独
神啊,您有在注视着我吗。
27.亲友被杀
尝尝最高打击的一刀吧!
您、您带着御守这件事怎么没早点说?身体无恙吗?返回本丸后来替您祛污拔秽吧?
28.祭拜
不是会在这种场合说太多话的类型。
29.大计将成
终于可以骑着长谷部出阵了。
等、等一下啊出阵人数超了!被闻讯赶来的审神者制止。
30.遇到骗子
连我(御神刀)也要骗?会遭天谴的。
31.暗地交易
请我去做神事吗?请您备好小判箱 大。
32.报仇
这种事是必然的。
33.被寻仇
啊,因果报应。
34.亲手做吃的
就算不好吃也要全部吃光哦?浪费粮食是不好的行为。
35.退场前
那么再见了。
36.故地重游
真怀念啊。
37.凭吊故人
我想你了。
38.丧失部分记忆
这东西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
是、是御币啊!
39.被呛声噎住
哦呀……
40.被暗中下毒
对身为御神刀的付丧神下毒是无效的哦。
41.痛苦挣扎
不要…好痛……呀…肚子痛……内番、就拜托你了……
模仿审神者大姨妈的样子想要逃避马当番,结果装的太过吓到了同日内番的和泉守,被赶来的审神者打爆。
42.背叛
信任的话,是相互的吧。很遗憾我对您……并无信任可言。
43.被驱逐时
看来体型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去现世的时候坐公车被嫌弃了。
44.心情很好
疯狂甩御币。
45.功成名就时
这是我尽了作为武器本分的结果哦。
46.调侃/调戏别人
想成为神刀再努力一百年吧。
诶、我是开玩笑的!请别认真!
被青江打爆。
47.虚伪道谢时
非常感谢您。
48.认识新朋友
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
49.撕破脸
今剑,不要再仗着脸可爱就装嫩来抢我的团子了。
被三条一家打爆。
50.如果有圆满的结局
感谢神明。

青江对话五十题

有些地方有点俏皮。
唉……我流青江。
有婶出没。
些许石青内容(二十一题)。

1.杀人前会说的话
那么再见了。
2.洗澡时候被偷窥说的话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一起吗?
3.睡醒时发现身旁多了一人
啊,这是夜袭呢。
4.食物不合胃口
兴致缺缺啊。
5.打架拿错武器
哦呀,原来不是你呀。
6.起床找不到衣服
这就是糟糕的早晨吗?
7.装逼成功呛声
是这样呢。
8.路上遭遇劫匪
您觉得我有什么值得抢的地方吗?劫色?啊,我开玩笑的。
9.欠钱不还
请再通融一下吧。
10.被人借钱
哎,我看起来是很有钱的样子吗?
11.和好友喝茶谈心
真好啊。
12.与故人久别重逢
不太像是会说话的类型,应该是默默对视很久然后拥抱吧。
13.做好事被别人问及姓名
姓名吗?如果您愿意的话请记下审神者的名字吧。
结果婶人在家中坐,锦旗天上来。
14.不得已行窃被抓现场
您要惩罚我吗?
15.使唤手下
麻烦把这个拿给我。
16.教育徒弟
这个握刀方式倒是很轻佻呢。
17.研磨吟诗
生息之人,孰不赋歌?啊,我姑且也算是人类吧?
18.冷窗观雨
如果没有您的陪伴,雨不过是会让我生锈的水罢了。
19.高峰攀月
是要去偷袭吗?
20.喝醉了
哈哈哈哈哈这是酒后乱x的好机会呢。
21.梦中呢喃
Ishikiri……
22.半夜屋里进贼
专门挑了我的场合(夜战)来挑战吗?
23.威胁人质
就算常年拿刀的人,手也会有不稳的时候喔?
24.危急之间被人救
以身相许怎么样?
25.欺骗好友
歌仙,你难道不觉得东北大花袄非常风雅吗?
是…是这样吗!
被后知后觉的歌仙打爆。
26.感到孤独
如果是刀剑,没有使用者的话,存在于此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27.亲友被杀
赌上青江之名,也要将你斩杀于此!
什么?是、是御守啊。你这家伙真是……
28.祭拜
啊呀,不可以许愿要更多的点心喔?(对象是粟田口的短刀们
29.大计将成
就栽赃在鹤先生的头上吧,fufufu。
30.遇到骗子
没想到也会有人想要骗我啊…你们(人类)难道是谁都可以的吗?
31.暗地交易
用日本酒换团子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吧?(对象是太郎
32.报仇
早在当初您就应该知道会遭到报复的吧?
33.被寻仇
啊,你居然记到现在呢,真是小心眼。
34.亲手做吃的
是先说好我不擅长喔?如果难吃的话也请您忍耐一下。
35.退场前
下次见。
36.故地重游
是这里了。
37.凭吊故人
很想你。不是俏皮话喔、真的,真的,很想你。
38.丧失部分记忆
这是…我的名字吗?总觉得很适合我的样子(笑。
39.被呛声噎住
啊……您这么说的话……
40.被暗中下毒
对我(刀剑)来说没用的喔,只好请您品尝这淬毒的一击了。
41.痛苦挣扎
啊…啊…肚子……痛啊…长谷部请给我热水……
学审神者大姨妈来时的样子结果被审神者发现后打爆。
42.背叛
对不起哦?之前的话,是谎话。
43.被驱逐时
请您怜香惜玉一点……
但是还是被婶赶出了被炉。
冬天还是要去房间里睡觉啊青江。
44.心情很好
hum~
会哼歌但是不知道哼的是什么。
45.功成名就时
笑容是最好的哦?就结果而言。
46.调侃/调戏别人
啊,是主。
然后被长谷部打爆。
47.虚伪道谢时
那还真是劳您费心了喔?
48.认识新朋友
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吗?我也是(这样想的)。
49.撕破脸
实话说,我不觉得在白装束上画牡丹是风雅的行为,请你住手。
第N次被抓包的歌仙。
女鬼姐姐穿着花裙子出现了。
50.如果有圆满的结局
啊啊、真棒啊。

写到现在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了,预计第四章完结。大概。本来想这章就完结的,结果发现已经超过了预计字数。真的很意识流,本来想把手势动作也写出来,写完看一遍实在是太蠢了。有想知道动作怎么做的姑娘可以去找一下博物的微博,这个脑洞就是来自那篇求助提问。
那么问题来了,你觉得透过「狐狸之窗」、真的能看到那东西吗?

Chapter.3

回忆着青年做出的手势,安迷修学着他的样子比出那只狐狸头。他瞪着这手势站了许久。清晨的光透过落地窗映进来,把安迷修和狐狸一起投在地板上。长而扭曲的影子,人的头和狐狸的头对视着,滑稽又诡异。
“你听过、「狐狸之窗」吗?”离别之际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安迷修放下右手,坐回办公桌打开电脑。开机后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搜索引擎,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有力地敲击着。
“狐狸之窗”四个大字出现在色彩单一的搜索栏内,光标指针在末端一顿一顿地闪烁着。似乎是觉得不妥,稍微思考了片刻他又按下退格键,搜索栏重新变得空白起来。在输入和回档间陷入了死循环的安迷修觉得,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扇门。真相在门里,而他站在门外。那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青年穿梭在门两边的世界,指引着安迷修来到门前,把钥匙放在了他手上。
他死死地盯着重新键入的这几个字,仿佛不用按下搜索键就能看到它们表达的深层含义。
“你听说过狐狸之窗吗?”
“从来没有,但是马上就要知道了。”在心里回答了青年的问题,安迷修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点击了搜索。
首页第一条是某位女孩子的求助微博,一张看不清内容的图片,配字艾特了知名大V问他这是不是真的。安迷修拉了拉鼠标滚轮,发现图片上隐隐约约看得见狐狸两个字,他赶忙点开大图。
——传说透过「狐狸之窗」,便能窥见魔物的真面目和鬼怪的真相。
图片上左右手的手指以奇怪的方式叠插在一起,中间留下了一小块空隙,像是窗口一样。他下意识地去学着做出那个动作,刚放下鼠标却又想起什么,安迷修点开了评论区。
“什么也没有啊。”
“亏我还激动了一下下。”
“我觉得不行。”
“骗人的大家散了吧,我手现在还疼着。”
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刚想关上网页,安迷修又记起刚刚从镜子里看到的画面。愣了几秒后,他把图片从电脑转存到了手机上,然后点击右上的小红叉,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下班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安迷修低头看了看表,指针指向十一点半。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皎洁的月光从窗口照进来,把客厅里镀上一层柔和的白色。他转过身打算把灯打开,却突然感觉有什么抓住了他的手腕。
安迷修停下动作甩了甩手,那种感觉便立刻消失不见。他握紧手掌又松开,重复了几次后,他掏出手机摁亮了屏幕,在界面划了几下打开图库,调出今早存下的手势。他把手机放在玄关的鞋柜上,照着图上的样子做了起来。
做好手势后安迷修咽了下口水,深吸一口气举起双手,把当中的「窗口」放在了眼前。
什么也没有。
他举着手环视一周。
还是什么也没有。
果然是骗人的,安迷修这么想着准备开灯进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抬起手来,仰头看了看上面。
一张黑黢黢的脸正从天花板上探下来,似乎是察觉到安迷修的视线,它低下头看向这边。
网友没骗我。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手真的挺疼的。这是安迷修对上怪物那双绿色眼睛时唯一想起来的事情。

刚刚的脑洞描了个图
安哥的头发是迷の物吧

脑洞N

突然想到皮卡丘和小智在最开始时候的相处模式,然后脑补了下小安和皮卡雷。不管做什么都会被电,说话也是爱搭不惜理。但是如果遇到比赛的话就是异常合拍,偶尔皮卡雷也会不听训练家小安的指使做出一些意料不到的攻击。
两个人(?)一起把目标放在神奇宝贝联赛的冠军上。
如果皮卡雷受伤的话小安也会动摇,结果当然是被尾巴抽或者被电到出星星。
同伴是很喜欢皮卡雷的饲育家卡米尔和搭档是卡蒂犬佩利的训练家帕洛斯。
火箭队的角色配布很迷!并不知道该放谁!鬼狐请你自己组成反派队伍(爱谴责人事表示强烈鬼狐
劲敌是凹凸村的金,搭档是九尾格瑞。
如果画条漫的话感觉会很好玩。
说到两个人的相遇应该是和小智杰尼龟差不多,皮卡雷热爱抢劫岛上的游客,是当地出名的海盗皮卡丘。小安在追查皮卡雷活动中遇到了以皮卡雷马首是瞻的佩利犬和正在追捕他的帕洛斯,以及慕名而来的皮卡雷铁杆粉丝卡米尔。
哎我在写什么鬼东西啊。
笔力不够很烦心,真的有人想看这个pa吗💦💦💦有人的话我就写写试试,没人的话就单纯存个梗好了

脑洞产物,可能有chapter3可能没有。设定在现代发生的故事。目前可以公布的情报是安迷修为某公司的经理。不过职业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因为不是高干pa。大概是魔幻pa吧……可能。

Chapter.2

安迷修觉得自己不应该去上班,而是应该启程去精神病院,现在立刻马上。他雷厉风行地坐进驾驶席启动车子朝外开去,刻意忽视掉副驾驶位上的青年。
青年不恼也不怒,只把右手抬了起来,弯曲中指无名指,和拇指捏在一起,食指同小指笔直地竖着,做出狐狸的样子来。他将狐狸的前端对着自己,看了一会儿又转过去对着安迷修。
“安迷修。”青年再度开口,把正在开车的安迷修吓了一跳。他看向右手边的青年,眼神里带着几分迷惑和惊讶:“你从哪听到的我的名字?”
“你听过、「狐狸之窗」吗?”
“不,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从哪……”青年抬头给了安迷修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笑容,他用狐狸的嘴轻点了下安迷修裸露在衣领外的脖颈,然后飞快地推开车门跳了出去——那扇门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关死。
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他怔了一下立刻踩住了刹车,弓着身子从青年跳车的门探出头朝后看去。
除了行驶的车辆什么也没有。
不…还是有些东西无法忽视——后车的喇叭按的很响,摆明了是在催促他。安迷修悻悻地钻了回去,把车门带上,然后发动汽车开向公司。想了想他又打开电台,期待着什么一样竖起耳朵听了一阵,却毫无收获。
这一段车程他走得精神恍惚。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公司的电梯内,红色框住的正是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他下了电梯朝里走去,恰好碰到几位认识的女同事。安迷修风度翩翩地笑着打招呼,却发现她们的目光极其不自然地避开了他的脸。
这是怎么了?安迷修不解地想着,下意识加快步子走进办公室把门掩上。他从抽屉里摸出整理发型用的镜子架在桌上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脸——除了一如既往的帅没有任何问题。
他低头准备收起镜子时,突然瞥见脖子上多了几块红痕,像极了情事后恋人留下的甜蜜纪念。明明早上梳洗时并没有的痕迹,此刻张扬着往衣领里延伸,安迷修迟疑地解开了领口的扣子。

——被狐狸「亲吻」过的地方,显露出了梦中怪物的爪痕。

自己写着玩的,看见博物的微博感觉很好玩突然脑洞。可能有chapter2可能没有。

Chapter.1

——传说透过「狐狸之窗」,便能窥见魔物的真面目和鬼怪的真相。

安迷修着了魔。
每晚入梦时,高瘦的鬼魅嘶叫着靠过来,蓄着尖锐指甲的枯爪紧紧扼住他的脖颈,再用力抠抓。长而锋利的甲和着怪物低哑的吼声刺入血肉之中,肌理撕裂的痛楚使安迷修想要放声大叫。他咬紧牙关试图用手掰开这鬼怪的爪,只是劳而无功。而当他放弃挣扎自暴自弃时,那鬼却突然消失了。
安迷修起身从床铺上下来,当他脚触及到地板的一霎,整个人就从梦中自己的房间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他像个孤独的旅人一样开始在这冗长静寂的黑夜里跋涉,伴随他的只有鬼魅带来的脖颈上如蛆附骨的剧痛。
旅途不长不短,整整一夜。
他是被昨天设好的闹钟吵醒的,设闹钟已经成为了安迷修的一个习惯,自从梦见鬼怪他引以为傲的生物钟就完全失效,从早睡早起作息规律的好青年变成了一睡不醒萎靡低沉的见光死。安迷修实在害怕如果继续做这样的梦,终于有天他会再也醒不过来。
梦见这只怪物大约是一个月前了,最初做梦时鬼怪缩在他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后来才慢慢发展到明目张胆的袭击。期间安迷修也看过心理医生,然而对方并没有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提议,服用的药也只是隔靴搔痒。他甚至找来几名江湖术士,吃些所谓的符水辟邪丹,这些当然不可能是真的,最后结局不过是金钱打水漂。
梳洗完毕吃过早饭,准备开车上班的安迷修在拉开车门前习惯性地看了眼后视镜,本来以为会和平时一样只是看到停车场的场景的他愣了愣。生活总是要有点惊喜,但是这未免也太……说是惊吓也不足为过——他看见有人站在停车场的顶棚。
安迷修飞快地转过头去求证,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他揉了揉眼睛再望向后视镜,确实什么都没有,于是松了口气拉开车门。
“你好。”
副驾驶座上身着白衣的黑发青年笑着和他打了招呼。

脑洞私设

靠…安哥二季一出场把之前的设想推翻了……

简单放个脑洞吧。就是因为凹凸设定很多所以动画世界线受到了其他设定线的干扰,主角们也纷纷获得旧设卡片商店流散出来的卡片能力。
黑洞是各世界线数据的销毁中心,因为数据流非常庞大而且杂乱所以被黑洞接触到的人物都会和旧设同化并消失。
世界线混乱的原因是黑化金(黑金),作为bug产物携带了能够传染其他角色的(我也没想好叫什么病毒干脆就叫旧设病毒好了)咳…旧设病毒,可以让现世界线(动画线)的角色和原有设定逐步同化,过度同化的后果就是被旧设覆盖即意味消失。
中后期旧设世界的部分设定开始具现在现世界,这个时候主角一行人遇到了安迷修。因为第一季动画线安哥还没出场,所以正是因为安哥主角一行人开始意识到现世界不稳定的主要原因,然后去利用卡片能力去拯救现世界。
总之就是很乱的一个设定,好气啊安哥一出场设定推翻写下去的欲望都没了,但是一想到第二季就能看到他了又觉得非常高兴。
部分人物卡片能力如下,丹尼尔是格式化啦,金是净化啦,格瑞是绿化(使烈斩能够切断数据流),雷狮是补丁什么的。这里私心有点歪……因为雷总的锤子感觉到处锤的话很可爱。
可以一本正经的说出“大锤(打补丁)八十小锤四十”这样的台词了。
设定垮了还是很难过。上一篇就是来自这编的设定。MMP。

金VS安迷修的场合

本篇截自脑洞构思中一个起承转合的重要会面,所以看起来会有一些和本家比起来异样的地方。本来在火车上码着大纲,结果这个片段一直在脑子里跳来跳去就索性写了出来。
凹凸真的让我挑战了各种没尝试过的事情,从来也没试过去写这样的热血傻瓜的故事。因为整体剧情非常乱所以这篇可能也有不少bug需要修正,有时间的话大故事写到这里会重新捉虫的。安哥的性格还需要雕刻,这篇出现的安迷修完全是我流形象。
感觉是两个人在说相声。
OK?
GO→

“你又是谁?!”金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手持异色光剑的栗发青年问道。
“你居然不知道我?”他露出一副十分费解的神色。“我是最帅五强风雅骑士有马安迷修。”
“有马?”金也做出和他一样费解的样子。
“有马。”安迷修说着收起了双剑。
“那你的马呢?”
“大赛不让我带。”他面不改色地用谎言回应着金的疑问。
“真奇怪,海盗团没有船,骑士没有马。这是个什么狗屁比赛啊。”
被戳到痛处的安迷修飞快地回嘴:“没有马我也一样是五强。”
“五强?”有什么从金的脑海中飞快地略过——那是刚刚进入大赛第一天时的回忆,他试图抓住这似乎非常重要的信息,“可是五强里根本没有你的名字。”金举起左手,便携终端的排行榜显示着正在载入的Loading页面。
一颗栗色的毛脑袋也凑过来,看着加载的画面不屑一顾:“别看了,你这是假的终端吧。”他伸出右手,前五名加粗的大字出现在光屏上。
金扫过去,一眼便看见了安迷修的名字。“不可能,你是什么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安迷修戴着便携终端的手,安迷修却只当他是在羡慕自己:“我可是从大赛开始就辛辛苦苦勤勤勉勉地攒积分,你这种半路出家怎么追的上。”
“你说大赛开始?难道你一直都是前五?”
“从银爵那家伙消失之后的话……”
又一次听到不曾认知记忆过的姓名,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银爵又是谁?”
“银爵你也不知道?你特意跑来参加比赛是为了被淘汰吗?”安迷修觉得眼前这个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我知道格瑞是第二就够了。还有什么…呃……假的罗斯是第一,那个小学生。”
“是真的。”
“明明是假的。”
“真的嘉德罗斯。”
“你这个人怎么事这么多?管他真的还是假的,我一定会取代他成为大赛第一的。”金为这场饶舌比赛画上了终止符。